如果拜登(Joe Biden)政府无视中国司法主权独立,将“加拿大公民被中国拘押”视为纯粹的“人权问题”,那么从美国视角看,之前被特朗普(Donald Trump)政府和加拿大政府操控的孟晚舟案,是不是也是纯粹的人权或政治问题?拜登及其司法部新的领导层是不是也应该重新审视这一案件。这不单有助于缓解中加矛盾,而且对于中美重回重要领域的合作也是有裨益的。

美国国务卿布林肯(Antony Blinken)2月26日坚持“立即无条件”释放两名被中国拘留的加拿大公民,并称美国和加拿大站在一起。这是2月23日加拿大总理特鲁多(Justin Trudeau)和美国总统拜登举行视频双边会晤后,美国首席外交官首次高调要求中国释放两名被指控“窃取中国国安机密”的加拿大公民斯帕弗(Michael Spavor)和康明凯(Michael Kovrig)。拜登在当天的记者会强调,人类不是交换筹码,美加将一起努力,直至两人获释。 对于康明凯和斯帕弗案,中国政府立场是两人涉嫌危害中国国家安全犯罪,已被提起公诉。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也曾提到,中国司法机关依法独立办案,并充分保障二人合法权利。但在,在加拿大舆论看来,中国指控两人完全是为了报复加拿大逮捕华为高管孟晚舟。两个案件发生的时间先后顺序让西方主流舆论倾向于认定中国此举是为了报复加拿大。

所以,加拿大政府也将这个案件视为人权案件,思路就是政治施压,联合国际社会施压北京释放两人。

现在,拜登新政府上台,重启人权及民主价值观外交。特鲁多看到了新的机会。2月23日美加首脑线上会晤后,加拿大政府高调表态称,解决加拿大和中国的争端,美国扮演更多重要(significant)、积极(positive)、正确(right)和强大(strong)的角色。拜登政府在2月23日和特鲁多的会晤等多个场合提到这一点。

由此可以看出,特鲁多寄望拜登政府解决和中国的矛盾,打破加中关系僵局。但是,从加中两国角度看,两国关系恶化和康明凯和斯帕弗案有关,但并主要刺激因素还是孟晚舟案。从美国联合盟友加大对华外交施压的政治需求来看,拜登政府似乎也乐于介入或调停中加矛盾。

且不说中国会不会响应美国的这种斡旋,拜登政府要想充当中间人,就必须在姿态上有所改变。而重新审核孟晚舟案就是必要一步。 孟晚舟案本质上就是一种政治案件,而非真正意义上的司法案件。前总统特朗普及其司法部的政治任命官员明显将孟晚舟案视为打击华为和中国影响力的一种手段。从两国贸易战、科技战和舆论战过程来看,孟晚舟案就是美国政府和中国讨价还价的筹码。对于当时和中国升级意识形态斗争的右翼政府而言,凡是能够施压中国的任何因素,都可以被当作谈判筹码。这样的筹码除了孟晚舟案以外,还包括台湾和香港等。

拜登上台以来虽然调整了很多特朗普时期的政策,但对中国而言,他和他的团队反而暂时延续了上届政府的强硬做法。拜登提名的美国贸易代表人选戴琪戴琪(Katherine Tai)2月25日出席国会参议院听证会时向参议员强调,她将致力强化美国供应链、落实与加拿大及墨西哥的新贸易协议,并要求中国兑现第一阶段贸易协议承诺。

作者 祁斌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