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政府的民主议程刚刚在喀布尔惨死。‘阿富汗的沦陷’揭示了美国人权说辞的残酷真相。”在目睹美军今年8月在阿富汗仓促撤军的乱象后,美国《外交政策》网站一篇文章这样说。

再看美国国内,罗伯特·卡根等美国学者忧心忡忡,认为“美国正陷入内战以来最严重的政治和宪法危机”,预言美国将步入“民主崩溃的黑暗世界”。世人越来越清醒认识到,美式民主对内失灵、对外失效的现实。长期以来,美国自诩“闪耀山巅”,自封“民主教师爷”,无视自身民主制度千疮百孔、乱象丛生,罔顾世界上不同国家和地区在经济发展水平和历史文化方面的巨大差异,热衷于强行输出、移植美式民主。然而,美式民主所到之地,众多国家和地区深陷动荡、冲突和战争泥潭,造成巨大的人道主义灾难,贻害无穷。

“华盛顿统治世界的野心,其驱动力不是来自更深层次的民主或自由、更加公正的世界、结束贫穷或暴力,或者更适宜居住的星球,而是来自经济和意识形态。”美国外交学者威廉·布鲁姆在《民主:美国最致命的输出》一书中一语道破这样一个事实:美国的对外扩张与“民主输出”密切相关。美国自美西战争后开启海外扩张脚步,“民主输出”成为其征服世界的重要工具。多年来,美国借“民主”之名,行霸权之实,一步步把触角延伸到世界各个角落,按照“美式标准”来改造世界:在拉美推行“门罗主义”,扶持亲美政府;在菲律宾等亚洲国家和地区进行美国式政治制度改造;借援助推行所谓“非洲民主化”改革;在亚欧国家导演“颜色革命”;在西亚北非地区遥控“阿拉伯之春”;借“反恐”强推他国政权更迭;让美军舰船在全球横行却号称维护自由民主……

为了将其宣称的“优越的美国民主”带到其他地方,美国政府不惜动用经济制裁、封锁、恐吓乃至军事等各种手段,将不顺从者作为打压的目标。美国波士顿学院副教授奥罗克在《隐蔽的政权更迭:美国的秘密冷战》一书中写道:仅在1947年至1989年的42年间,美实施了64次隐蔽的政权更迭行动和6次公开行动。另有统计,过去10年间,美国入侵了20多个国家或策动了有关国家政权更迭,并多次介入与操作中东欧、中亚以及西亚北非一些国家的“颜色革命”。

实际上,美国的“民主输出”,无论怎样变换包装和形式,都是对外扩张、维护霸权、干涉他国内政的借口。2003年伊拉克战争是典型例子。美国在没有取得联合国授权的情况下,以莫须有的罪名入侵伊拉克。就像美国前总统克林顿曾说的:“在世界上保卫自由和促进民主并不只是我们最深刻的价值观的反映,这些都对我们的国家利益至关重要。”无独有偶,美国总统拜登在回顾美国在阿富汗行动时也直言:“我们在阿富汗的任务从不是国家建设。”叙利亚总统特别顾问布赛纳·沙班说:“我们知道西方国家嘴里所说的‘民主’意味着什么,就是想让我们的国家变成他们的‘卫星城’,跟在他们后面亦步亦趋,在内政事务上我们将毫无发言权。”

作者 柯蓝